威廉·麦独孤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orontosailforhope.com/,容格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威廉·麦独孤(William McDougall,生于1871年6月22日,逝于1938年11月28日),美国心理学家,策动心理学的创建人,社会心理学先驱。

他出生于英国的兰开夏郡的查德顿,因癌症病逝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一生从事策动心理学和心灵学研究,曾任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和美国心灵研究研究会长等职务。

麦独孤出生于一个富有有意大利家庭,容格其父亲在奥尔德海姆拥有一家化学工厂。5岁就读英国私立学校,6岁以前已经学习几何、拉丁语、初级法语等。14岁与其兄长进入德国威玛实科学校,为期一年。其父希望他成为法律家或化学家,但麦独孤选择从事纯科学研究,他的想法得到其母支持。

麦独孤15 岁进曼彻斯特大学学生理学,1890 年得奖学金入剑桥大学学习医学,期间阅读詹姆斯心理学书籍,对心理学产生兴趣。

获博士学位后,同年随剑桥大学人类学探险队前往大洋洲托雷斯海峡列岛考察土著人生活,甚至接触过食人族。不久又赴婆罗洲研究当地土著部落,到过中国、爪哇、印度等地。回国后再赴德国哥廷根大学师从缪勒学习实验心理学研究一年,接受物理精神学和实验心理学指导。

1900年麦独孤任伦敦大学讲师,并主持新建的心理学实验室,就在这年他结婚,婚后有 5 个孩子。

1904年后麦独孤曾任剑桥大学哲学讲师及牛津大学心理学讲师,伯特是他的学生之一。

1905年发表《生理心理学》,1908年《社会心理学绪论》,1911年《身体和心理》,但学术届未对其著作有任何反应,麦独孤一度对自己研究产生疑问,甚至考虑转业。

1914-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任军医少校,担任军人精神病治疗工作。退役后返剑桥一直不得升任教授。

于1920年应哈佛大学詹姆斯之邀出任该校心理学教授,因反对机械论心理学,曾长期与行为主义心理学进行论战。1920年麦独孤发表的《团体心理》未得心理学界好评,次年的《美国民主主义的安全性》遭到舆论攻击,此后他转向动物心理学实验。之后他逐渐远离科学研究,开始发表政治评论,研究心灵学。

1927年由于身体原因,麦孤独转到北卡罗来纳州迪克大学,任心理学系主任兼教授,建立超心理学研究所,以科学立场从事心灵和超心理学研究

在麦独孤看来,心理学是有关心灵的实证的经验科学,个人的心灵是能自身表现于经验及行为之内的东西。他反对当时及稍后流行的内省主义和行为主义,侧重有机体的有目的的话动。尽管他也使用行为的概念,但他认为行为有异于单纯的运动及机械的反射,它是由于心体交感产生的。他认为生活过程的最基本的特征似乎是它们的寻求目标的性质。

麦独孤主张人类和动物的行为是由目的所驱策的,所以自称为目的心理学。对行为的解释,麦独孤认为个体行为都是有目的的。他指出,心理学研究的行为既不是巴甫洛夫所研究的条件反射,也不是华生所研究的由刺激引起的反应,而是研究目的性的行为。因此一般称麦独孤的思想为目的心理学。麦独孤认为目的性行为有五个特征:

目的性行为因重复练习而增强。因此他认为尝试错误式的行为是目的性行为,不是反射。

在强调行为的目的性的时候,麦独孤指出目的行为与机械反射有 7 个方面的不同:

受达尔文进化论影响,麦独孤试图用本能解释行为。他定义本能是一种遗传的或先天的生物倾向,决定那些有此倾向者感知和注意某一种类的客观,在感知时体验着某种特殊情绪的激动,以及对它做出某种特殊样式的动作或至少体验着这种动作的冲动。人与动物本能性行为表现为三种成分:

行动成分:指个体的目的导向行为活动,在达到目的从而获得满足之前,行动不会停止,如觅食、求偶等。

情绪成分:指伴随行动而产生的情绪反应,如觅食得食而有愉快情绪,与敌人战斗而有忿怒情绪,因逃避而有恐惧情绪。

麦独孤举出 12 种本能,如觅食、母爱、逃避、好奇、合群、争斗、性驱力、创造、服从、获取、支配、排斥等。认为这些本能以及它们的组合构成行为,本能可以是无限的。本能使机体驱向目标,每一种本能活动都有一定目的,都包含一个情绪内核,有一定的情绪相随,如逃避与畏惧、争斗与愤怒、母爱与温情相伴随。麦独孤还用本能-情绪说解释群体心理。认为情绪增强是使群体凝聚的粘合剂。

麦独孤在他的《团体心灵》内维护了有关社会生活的集体主义的观点。他指出心理学需要去研究统一体、机体完整性和潜力,而且认为这些实体不是单从研究孤立的个体所能推论出来的。

麦独孤指出物种和个体的进化历程主要是社会的,每前进一步都由于个体和他的社会因素的交互作用;一方面个体心灵的生长随它所处的社会的精神势力的变化而变化,另一方面,这些势力又是构成社会的各种个体心灵交互影响的产物。因此,只考虑个体生活和社会生活经常发生交互的关系时,才能理解双方的生活。每一个人只是一个不全面的个体;这个系统具体表现为人类社会的形式,其所努力以赴的终点是没有人能够预知的,每一单元的职能在于原封不动地传递这些势力,虽有所变化或损益,但都微不足道,离开那个体系统就没有意义,也无法解释。在历史的任何时期,这些势力的系统的活动都为进化的历史长流的条件所决定,而这些条件又为无数世代的精神活动的产物,但也仅为生活在某一时期的社会成员所造成的极其微弱的变化。

Body and Mind: A History and Defense of Animism.

Psycho-Analysis and Social Psychology

麦孤独提出的本能论,以本能-情绪说解释群体心理,反对以简单的物理刺激分析心理学现象。他的理论曾受到各方面的注意,推动了心理学的发展,同时也遭到有些心理学家的驳斥,激起了反本能的浪潮。争论的主要问题是人的复杂行为型式是遗传的的非习得的究竟到什么程度。争论的结果,使心理学界认为本能论并不能解决问题而更着重于学习过程如何改变行为的研究。

麦独孤早年曾做过有关生理心理学的实验,他比较早地指出传统心理学过于忽视对重要的心理现象及人的行为动力因素,所以不能解决社会科学所遇到的心理学问题。虽然他自己所提供的解决不恰当,但是他指出传统心理学的这个缺点,却是起F重要的历史作用的。

麦独孤作为初期的社会心理学家对社会心理学的发展有两个主要的影响,第一是他提出本能与动机是社会科学的基础,需要建立从本能假设为基础的一种有完满连贯性的社会心理学,为后者发展奠定基础。第二是为社会心理学提出团体心理的假定。麦独孤在《团体心灵》一书中为团体心理学提出一种平衡的系统的理论,这使后世的心理学家认识到团体在社会心理学的重要,麦独孤其他的综合观点还是对社会心理学理论具有影响。

周晓红认为尽管麦独孤为社会心理学的独立运动做出了贡献,但历经近20年的风光之后,到了20世纪20年代,麦独弧连同整个本能论都开始遭到社会心理学的抛弃。

刘焜辉评价:作为科学家,麦孤独有容易披露解的因素。此如他支持相信灵魂论,曾致力于心灵研究,涉足神学和宗教领域,例如他的《不灭的同盟》、《伦理与现代世界的问题》。他因此受到舆论界和社会学家的批评。然而他在生物学、物理学、化学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诣,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科学家。

罗继才指出麦独孤把心灵的本质描述为与神经过程相关的生理过程,再加上天生的行为模式,所有这些用来解样简单的、意义自明的学习理论是容易的。但是麦独孤的陈述则涉及复杂的和最易引起争论的课题,收到心理学界的批评。然而应该肯定麦独孤的探索精神和他与众不同纳迎解人类行为的勇气,他的研究给心理学的研究收入了新鲜空气。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