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1这种片一辈子可能只会看到一次

前两天,案件的嫌疑人克里斯滕森被抓捕了,FBI透露章同学生还的几率不大了。

嫌疑人克里斯滕森是同学,导师口中的内向,不爱说话的“老实人”,还被学校连续三年选为“优秀助教”。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从现实再到影视里,我们看到大多数的杀人犯,不再以凶神恶煞的面貌出现。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嫌疑犯以及他的相关新闻,铺子总想起一个人——鲍勃·德斯特。

他白白净净,说话声音都是小小的,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是个图书管理员什么的。

特别是这一次,他的作案工具,死者的残肢一并被找到,但他最终竟然以自卫加上意外,无罪释放。

有意思的是,案件的主角,鲍勃看了这部电影后,主动打电话给电影导演——他想要接受采访。

因为这位从命案三次逃脱,几十年没被抓到把柄的嫌疑人,在采访结束时,忘记了关麦克风。

本来是普通的记录片,到最后,连摄制组的成员们都卷入其中,成了纪录片的主角。

只不过对于鲍勃这个人,很多人都有疑惑,为何一个衣食无忧,万贯家财的世家公子,最终沦落到躲在偏远小镇,手染鲜血的杀人狂魔?

从之前的白银杀人案,再到黑龙江的贾文革,内蒙古的赵志红,我们熟知的变态杀手,大多自身条件就不好。

对于他为何变成一个杀手,有些人认为,他就是那么一个人,觉得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计后果。

逃犯的身份,丝毫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就是想试下偷东西的快感,于是就做了。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过疯狂的想法,往班主任脑门上吐口水,炸掉一条拥挤的马路,剪光自己的头发,又或者去偷一块三明治。

说到这,铺子又想起了浙江温州的董文语,他曾杀死6人,入室抢劫,杀人强奸,无恶不作。

这人杀人之后还留过“杀人者恨社人”的字,看得出“恨”字不会写,纠结了半天。

霍尔顿是个少年,他性情孤僻,不爱和人交流,内心总是有一股无名的愤怒,讨厌学校,讨厌父母,讨厌同学。

他曾想,好好学习是为什么呢?为了变得聪明。变得聪明是为什么呢?为了找到好工作。工作又是为什么呢?为了买卡迪拉克。买卡迪拉克又是为什么呢?天知道。

但是愤怒的青年不长大,就会变成愤怒的中年,就像鲍勃,克里斯滕森一样,看起来是个常人,内心已经不是阳光能照进来的地方。

克里斯滕森比其他人更恐怖的一点是,他在培育心中的恶魔,鲍勃德斯特用那些网站、音乐和书籍。

他自个儿早就把自己放逐到了茹毛饮血之地,这也是他和霍尔顿最大的不同之处。

霍尔顿最后想通了,他说“我就站在这破悬崖边上,我要做的,就是抓住每一个跑向悬崖的孩子”。

这是霍尔顿脑中“咔”声想起的时刻,从那时候,他就不再是一个愤怒的年轻人,而真正成为了有着自我要求的成年人。

某种程度上,他被死亡、血腥这些东西吸引,对痛苦的体察,同情心等任何让他避免犯错的人性之声,都失灵了。

人们犯错时,总会有千千万万自我开脱的借口,但走到最后一刻才发现人生无法将错就错,就太可悲。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orontosailforhope.com/,莫德斯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